公告版位
我隨便寫寫.你隨便看看

我一定要記下來這樣可惡變態的同事不會再有第2

現在的工作沒什麼不好唯一不能忍受的是該死的八婆

一路以來對這個人的討厭、不滿情緒的累積竟在這樣不景氣的時機爆發出來..

 

 

那天八婆對我把他的請款單放在靠走道的資料夾上很不滿開始跟我發飆

「為何不放到你自己的抽屜如果掉了怎麼辦」(作賊心虛怕給人家知道什麼)

「我一直以來都是放在那別的部門也是放在那」

「為何我每次都晚一個禮拜收到錢」(幹我屁事自己去問財務)

「可能你清單上有錯誤確認過後才會入賬」

 

我一直回嘴他不爽了開始叫囂…<<爆炸指數:40>>

「你有報告我嗎」

「我能判斷的我就幫您處理無法判斷的我才和您聯絡」

可能我無表情口氣又很冷淡他開始翻舊帳…<<爆炸指數:50>>

「叫你把櫃子鎖起來你有鎖嗎(你有被害妄想..誰要偷拿那些廣告單和袋子)

「我考慮到其他人使用起來不方便所以沒鎖」

「你有報告我嗎我還要看你臉色做事嗎你給我過來」

因為日本老闆們都在現場硬是把我拖到小會議室…<<爆炸指數:60>>

關上門他冷靜幾秒說要和我談談自己霹靂趴拉講了一堆說我不懂倫理說我不知好歹起先我一直沒講話直到他說

「我忍了你兩年了你有檢討有改嗎?你那是什麼態度你對我有防備心嗎?(我才忍了你兩年哩)

「可能吧人家怎麼對我我就怎麼對他吧」

不得了我不知是火到極點還是真太有種居然說了!!!!

八婆想當然爾是火到爆眼睛瞪的如牛鈴一附要揍我的樣子…<<爆炸指數:100>>

「我是有害過你嗎!你要樣搞是不是你想有可能是我走嗎?當然是你走阿想跟我玩權力鬥爭我有很多正當方法讓你走路這種公司你可以待那麼久喔可以走了啦」

 

我冷靜下來考慮自己的處境後說

「可能我態度不佳不好意思」

「很好!你再給我啥嘴皮子嘛」(阿不然你到底要怎樣)

「以後每條規定都給我寫下來雙方簽名沒做到就看要怎麼辦你」

「請問是哪點你不滿….….話都還沒說完

「你的態度、態度、態度!!!第一點就是看到我要大聲打招呼!!

原來他有發現我對大家都很開心的打招呼獨獨對他很冷靜的說早安

 

此時他稍降火氣開始說他把我當小妹我卻這樣對他他有多失望從今以後我跟他只是同事(媽的..誰要當你小妹我們本來就只是同事!!)並提示我大家都是求考績考績=薪水要我要懂得這個道理不要讓他看我臉色…<<爆炸指數:70>>

「對我來說工作開不開心比較重要我並沒有要您看我臉色我只是要一個基本的尊重我後來體認到你個性就是這樣你對每一個人都是這樣」

此話一出又引爆他很低的燃點…<<爆炸指數:100>>

「我討都勒講你攏某勒聽是不是我要看你面色做事囉對啦要對你低聲下氣開始用熟練的台語樵我

 

其實還有很多細節和惡毒的話語我描繪不出受到這樣的威脅當時我害怕的手發抖心跳也很快我告訴自己要勇敢不准哭眼睛直愣愣的看著他沒有迴避腰桿挺直不要再軟弱了

 

結束那惡魔般的砲轟下午他又像沒事般再次把我和另一個新人叫進去說上午他話說的太重了我是他的左右手他很需要我的協助我們都要反省自己他說太少關心我了以後會常注意我的情況….每次都是這樣...先賞你兩巴掌再摸摸你的頭...

 

媽呀一整個變態在被那種言語凌遲後這些話我能信嗎還會感到一絲絲安慰嗎壞巫婆給你的紅蘋果你敢吃嗎?...我不知他打怎樣的算盤會用多恐怖的方式整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還能忍到什麼時候被這種人搞的我也失去對工作的熱情一點也不積極多作多想也是找罵沒法溝通也沒有發揮的空間我知道現在景氣差也只能走一歩算一歩所以我也只能寫寫部落格罵給你們聽或許有人會說我傻跟上司作對沒好處但我忍那麼久了想要回一點尊嚴即使下場是被逼到離職我也想讓他知道我不是好欺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laireyu 的頭像
klaireyu

OVER THE DISTANCE

klairey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蚊子
  • 如果真的受不了,就不要忍了啦!!
  • 真的超不想忍的...今天收到更震驚的消息...日本那邊一直以來的聯絡窗口一個離職..一個調職...好人都不見了..以後是要怎麼做事...公司要倒了嗎

    klaireyu 於 2008/12/26 15:52 回覆

  • eva
  • 不然,再出國留學進修,回來幹掉八婆,,,,把他飛踢到月球去
  • wen
  • ~我看的瞠目結舌~

    居然有這麼壞的人~
    看來我的抱怨是小巫見大巫了
    小蝦米勇敢對抗大鯨魚~可見你也是忍無可忍了
    給你秀秀
  • vetnatsuki
  • K醬你好勇敢~我打從心裡佩服妳!!!是說...你的主管真的是太不像普通人了~對非善類者你的反應算是客氣了說~加油!下一個會更好
  • KLAIREYU
  • 說要離職...現在我還在這...人果然得爲五斗米折腰呀.....唉